菜单
所有案例
陈尚龙引言当小股东遇到优先购买权问题时,因小股东一直被冠以弱势群体的形象,所以在司法实践中遇到这样的群体,基于朴素的学理外化而成的立法规定在适用中往往便带有了鲜明的保护色彩。但是,为了体现出裁判的倾向性而对优先购买权进行的过度解读,本身已经超出了该权利设定的边界进而走向极端主义。··· 阅读更多内容
吴 解 元 朱 晓 灿随着吴中区人民法院正式裁定批准苏州乾生元食品有限公司重整计划,有着厚重历史感的老字号企业乾生元公司通过破产重整,实现涅槃重生。这一案例为生存压力日趋严峻、生产经营困难的老字号企业提供了全新的拯救模式,成为破产法承担社会责任、纾解企业困境的又一典型。乾 阅读更多内容
吴解元 王铜案情简介2011年12月20日,原告陈某与建筑商某乙公司签订《内部合作协议》,约定陈某作为挂靠方,以某乙公司名义承接“汇金项目”工程,履行该项目全部建设施工义务,陈某就此需向某乙公司支付150万元管理费。2011年12月25日,陈某以某乙公司名义,与某甲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 阅读更多内容
张晓萍 马晓尘案情简介:2016年9月20日,A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同意向B公司借款2亿元。同日,C公司董事会作出董事会决议,同意为A公司向B公司借款2亿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该董事会决议董事签名处有C公司全体董事的签名,并加盖C公司印章。2016年9月26日,B公司与D银行、A公司签订《委托贷款协议》,约定··· 阅读更多内容
吴解元 何 恺 马晓尘案情简介:2016年8月,A公司与B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A公司向B公司借款2000万元。2016年9月,B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A公司转款2000万元。2016年10月,A公司向C公司转款2000万元。2016年12月,法院裁定A公司进入破产程序。2017年3月,C公司为A公司向B公司垫付欠款本金2000 阅读更多内容
谢裕宽导语:实践中,很多有限合伙人为了确保其在有限合伙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结束后实现本金全数收回并享有预期收益,往往会通过合伙协议的形式约定收益保底条款。司法实践中,就这个问题也多次出现争议,那到底目前司法界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笔者做了一些整理,给大家分享。判决为借贷:典型案例一:··· 阅读更多内容
徐 扬案例简介:A公司因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于2020年6月从执行转入破产程序。在裁定受理破产前,法院执行局已于2019年12月将A公司名下资产进行司法拍卖。A公司由于连年亏损,企业所得税常年处于零申报状态,2019年度出现大额固定资产清理收入后,原留守财务人员仍做零申报,引起税务机关关注。··· 阅读更多内容
谢裕宽案例分析:近日,笔者服务的某医疗科技企业(以下简称“A公司”)收到国家药监局器械注册司(以下简称“器械司”)的《征求意见函》,函件表示有公民向器械司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器械司公开A公司注册的某医疗器械的产品技术要求,特发函向A公司征求意见。如A公司认为该产品技术要求涉及商业秘··· 阅读更多内容
何 丹 马晓尘案情简介:2007年3月,博泰隆公司通过公开挂牌出让方式取得642351.28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2012年,原海口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的多份函件中,认为涉案土地存在权属纠纷和征地遗留问题,暂缓报建,待问题解决后再进行申报。海口市人民政府亦认可涉案土地未开发是政府原因所致。2015年,海 阅读更多内容
何 丹 马晓尘案情简介:原告A公司诉被告B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法院于2016年8月16日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B公司分期给付A公司拖欠租金及物业费6,002,822.19元。后A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请求追加B公司四股东C公司、D公司、E公司、F公司为被执行人,因A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B公司的财产不足以 阅读更多内容